仙玄传说第一百二十八章道歉网络

2020-09-21 | 民生法规  浏览:0次

仙玄传说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道歉?

除过霍君白外,万英豪亲传弟子共有一十七人,他的三弟子名叫纪平,今年刚刚四十岁,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了神技境界巅峰阶段,冲击登峰阶段指日可待,在这十七人中,纪平也算是实力数一数二的人物。

而那被霍君白打败的李楼,此时正在纪平的房间中屈膝跪着,口中凄惨的叫道:“师傅,你一定要帮徒儿报仇啊!”

原来,这李楼正是纪平的亲传弟子。

纪平的武学修为虽然还未突破神技境界巅峰,但是他背靠大树好乘凉,在万英豪这颗“大树”的庇护下,他所掌握的武技甚至有两种青阶初期的武技。

反观修为同样是神技境界巅峰的虞北,掌握的武技最厉害的不过才是绿阶,可见,选一个实力强横的师傅,对自身的实力提升有极大的帮助。

“干什么鬼哭狼嚎的?谁把你弄得这么一副灰头土脸的衰样?”看着一身尘土的李楼,微微皱了皱眉,纪平轻哼了一声,他素来知道这个徒儿在三代弟子中修为名列前茅,而且家族也是十分富有,上下关系都打点的非常到位,能得罪他的人肯定不简单。

“师傅......是......是范青那个小杂种......”李楼哭丧着脸,恨恨的说道。

“范青?”纪平楞了一下,他没想到,居然是师傅新收的小师弟。

“师傅,那小子扮猪吃老虎,他的真实实力我估计至少是神会境界,我的秘银狂狮戒都被他科学研究表明给损毁了......”脸上浮现出一丝怨毒的李楼,继续向师傅哭诉着不幸,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“啪!”“啪!”

只见纪平手掌一震,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,两记耳光已经分别落在李楼左右脸颊之上。

瞬间,十个清晰的指印在李楼的脸上浮现而起,直接将他打蒙了。

“师傅.......你......”捂着rla辣逐渐开始肿胀起来的双颊,李楼大惊失色,不知道师傅为何发怒。

“混账东西,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叔,你居然敢主动去招惹他?还居然约他比武?如此犯上作乱,师傅要是知道了,一定训斥我教徒无方,哼,打的好,幸亏他把你教训一顿,要不然你永远都不知道天高地厚!给我滚吧!”低沉的声音,从纪平喉头涌出。

“对......对不起......师傅......徒儿该死!”李楼心中一震,捂着肿胀不堪的脸,连忙跪下磕头道歉。

纪平铁青着脸,哼了一声:“以后做事,招子放亮点,师傅他老人家能收范青做关门弟子,显然他是大有来头之人,你以为就凭着你背后那个李氏家族,就能得罪他背后的势力?猪头猪脑的,就是死了恐怕都不知道是谁杀的你!”

“是是,徒儿知错了,徒儿再也不敢了......”李楼在地面青砖上连连磕头,咚咚有声,经过纪平这么一说,他登时想起,范青是九仙宫范修的侄儿,论起门派势力,别说是自己的家族,就是五耀堂也远远不如九仙宫,想到这些,后背不禁冷汗涔涔而下,将内衫都浸湿了。

“哼,你下去罢,以后学聪明点,再去招惹别人时,别怪师傅没提醒你!”轻轻的捏了捏拳头,纪平沉声说道。

“是......徒儿告退......”一脸诚惶诚恐的李楼,连忙站起身来,一瘸一拐的退了出去。

“范青......范青......不管你是谁,但做人可不要锋芒太露啊......”在李楼退下之后,纪平阴沉着脸,双指轻轻地敲击了几下座椅的扶手,口中喃喃说道。

随着纪平身子的站起,那把极其坚固的金丝楠木椅子的扶手上顿时出现了蛛一般的裂纹,逐渐,这裂纹呈发散状扩散出去,渐渐地,椅身,椅背,椅腿上,也出现了一丝丝龟裂。

随着纪平远去的脚步声,终于,从这把椅子中爆起了数百声轻微的声响,然后,这把价值数十个金币的金丝楠木椅子瞬间就爆化成了一滩碎木屑。

这随随便便的几下敲击,便是青阶初期的武技:“千山破碎指!”

............

自从霍君白和李楼在观棋台比武之后,对于此事,双方也倒都比较默契的守口如瓶,绝口不提。

虽然两人对此事绝口不提,但是心中却各自想的不同。

霍君白心想:“我初来乍到,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般见识,安安稳稳的学武过日子就行。”

李楼却想:“我被他打败,幸亏只有师傅知道,要是让师弟师妹们知道此事,那大家茶余饭后可就有了笑料了,师傅说他来头极大,以后我还是小心点,少招惹他为妙。”

自从那日被纪平狠狠训斥之后,李郊区居民平均消费约18000元;平均安葬消费则高达27644元楼远远的看到霍君白就赶紧躲开,再也不敢与他有任何接触。

这一日,霍君白正在自己的练武厅内喂那四角银羊果子吃,忽得传来几声敲门声。

“范师弟,你在里边吗?”门口传来的是一声中年男子的声音,正是万英豪的三徒弟,李楼的师傅:纪平。

“是,纪师兄,我在!请进!”听到是纪平声音,霍君白连忙站起。

“呵呵,范师弟,我不请自来,打扰了!”纪平满脸笑容,呵呵笑着走了进来。

霍君白摇了摇头,连忙搬了一张木椅放下,道:“哪儿的话,师兄请座!”

“范师弟,我这次来,是专程给你道歉来的......”纪平却不坐下,而是拱了拱手。

“道歉?”霍君白不明白他所指,微微疑惑。

“呵呵,前几日,劣徒李楼目无尊长,得罪了范师弟,为兄已经将他重重责骂,还请范师弟不要见怪为兄教徒无方啊!”纪平哈哈一笑,讲清道明了来意。

“哦......纪师兄说的是这件事啊,呵呵,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,师兄完全没必要专程来此。”霍君白这才想起数日前李楼和自己比武的那件事。

纪平满面笑容,继续道:“为兄将我那劣徒大骂了一顿之后,他也极具悔意,范师弟若是心中还有气,为兄这就将他叫来,任你随便责打,不用给我面子。”

“不用了,我真的没有生气,纪师兄太客气了。”霍君白微微拱手施礼。

“呵呵,承蒙师弟如此宽宏大量,既然如此,那为兄就先走了,范师弟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事,可以及时来找为兄商量,毕竟,在这五耀堂,我还有是有一些权力的。”纪平笑着客气道。

见他如此客气,霍君白心里对这个纪平倒多了几分好感,觉得此人不禁彬彬有礼,还能明白是非,便道:“那范青就多谢纪师兄了!”

“哈哈哈,一家师兄弟,一家人嘛,客气什么?有事尽管找我!告辞啦!”纪平哈哈笑着,转身出门。

云浮白癜风医院
昭通白癜风治疗医院
小孩子脾虚怎么调理
友情链接: 荥阳民生在线